天亮了,陽光透過玻璃窗影照到室內,但室內微厚的窗簾把大部分的光線擋住,能住入室內的光線並不多,為室內加添了一分神秘感。光度只像清晨5時多的時候吧。

 

微弱的光線映照出位於屋內角落位置的雙人床。那個男人的面色略顯蒼白,眼睛雖緊閉著,但從深長的眼線下,可以知道這是一對大而深邃的眼睛。就在此時,男人醒過來了,張開了眼。果然眼睛是美麗的,但眼神是很失神的,一片灰暗,只有落寞。

 

湖賀從左手邊的床頭櫃隨手拿時鐘一看,早上十時。轉身往右手邊看躺著一個女人。那個女人背著他,一頭亂髮散落床舖上,面上的化妝已半溶,肩膀下的春光完成給隱藏在被子下。可笑的是臉龐卻是模糊的。她是誰?是長什麼的,湖賀對這些並不關心,因為他只在她的身上借來一點暖意,渡過漫長的夜晚。

 

湖賀起來套上掉在地上的藍色睡褲,散落床沿的衣物是「成人玩意」的証明,但並不代表什麼。這個荒唐的情景已是第幾次出現?他自己也答不上來。他拿起換洗衣物往浴室走去,讓水把身上的汗水連同昨天的荒唐一同洗去。突然一股孤獨感及冷意襲來,毫無先兆。眼淚爬滿在精緻俊美的臉龐上與自來水混在一起,一同由去水口排出。湖賀自知討厭這種生活,亦明知道他需要由陌生人施捨的暖意,渡過漫長的一夜。他討厭這樣的自己,但無法掙脫這種陌生暖意的吸引力。

 

洗過澡後整理好儀容跟思緒後,湖賀走出了浴室。窗簾已被大開,突然強烈的光線射進室內,一時不適應的他用手擋住了雙眼。良久,適應了環境的他張開眼睛一看,室內已空無一人,那個女人已離去。過了一夜連樣子都沒有看清楚的女人就這走了,夠荒謬了吧。

 

他拿起放在桌上香煙,正要燃點時,他看到煙灰缸下壓了一張便條。

「先走了,再見」

連署名都沒有。沒錯,他不但不知道她長怎樣,連名字也是不知道。只知道昨晚於街頭酒吧把她帶回住處。其餘的一切,他什麼都不知道。但無所謂,他要的只是她身體上的暖意,好讓他擁有存在感,只是這樣。隨手把字條放在煙灰缸裡化掉,這個陌生人的一切連同昨晚的荒唐,一切都消失了。

 

明天湖賀便是接受一份全新的工作,在女子高中裡當教師,展開一個新的生活,他也有意揮別有如昨夜般的荒唐,不過今晚也是一個冰冷難過的長夜,就當最後一次吧,找尋最後一個可以讓他由陌生的她身上借取暖意的人。是的,最後一個。工作重新開始,連同人也要一樣,雖然他沒有很多的信心。不管如何,過了今晚再作打算吧。

 

在下定決心的同時,湖賀正走進一家遊戲機中心,除了打發時間外,同時亦找尋著最後一位可以施捨溫暖給他的陌生人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巧雨的同人文學

巧雨的同人文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小那
  • 你寫的好棒!!!!
    我對於那種沒有對話的場景和內心戲是苦手阿orz

    這篇會有續集嗎?
  • 這個沒有了,因為是短編,但是這剛好接上第一集小雛跟他遇上的時間點。
    我個人很喜歡寫內心描寫文,反而對話我不太會寫呢~哈哈哈

    巧雨的同人文學 於 2013/01/06 23:15 回覆

  • 小那
  • 我覺得我會用的辭彙太少,而且也不太會用譬喻性描寫
    所以不太敢內心描寫,只能用對話充數XDDD

    這點我要跟你多多學習>"<
  • 大家互相學習,我不會寫對話。
    廣告一下~羅馬嫁期(上)已更新~

    巧雨的同人文學 於 2013/01/07 10:51 回覆
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