凜太郎坐上了到機場的巴士,櫻也返回廣斗的比賽場地,難道這麼的緣份就得斷了?不,有一樣東西叫「失去了才明白」。月老的紅 線有時真的太弄人了。

廣斗勝出了比賽後便馬上籌備和櫻結婚的準備,剛開始時兩人都喜孜孜的計劃著,但過了約一個月後櫻的雀躍冷靜了下來。廣斗初是不為意,還以為是快當


新娘的櫻太緊張,所以沒有理會,就在某天他在櫻的床頭櫃裡發現的一張過期的機票。


他回想起前些日子,他正和櫻在家裡吃飯,突然房東來訪並交給櫻一個信封後,之後的日子櫻就沒有了精神,他想一定和這張機票有關,因為出發的日期是在他比賽當天,也是立花離開的同一天。


晚上櫻從店裡回來,打開電燈就看見廣斗坐在桌前,桌子上面就是那機票,她知道要解決三人關係的時刻到了。她靜靜的坐在廣斗的對面,正在想如何開口時,廣斗先開聲了。


「我是喜歡你的,但我不希望你騙自已,所以你要作出什麼決定我也會尊重。」說時把機票向前推了推說。


「我。。。我不知道。」櫻迷茫的說。


「如果不知道就不會把這個收著吧,有些事本以為理所當然,但失去了才知道,現在還不遲,再過一些時間就不知如何了。」廣斗微笑地說。


「廣斗,謝謝你,但是。。。。」櫻不知要說什麼。


「好了,什麼都不要說,快去吧!憑自己的直覺走,不要讓自己後悔。」廣斗拍一拍櫻的肩,離去了。


拿著那張機票,櫻想起了當晚的情況。當晚房東來找他說,因為立花的單位出租了,所以要在交吉前最後檢查,就在廚房的桌上發現了那張機票,因為是她的名字所以交回給她。當她拿到了機票後突然有一總很痛很痛的感覺,這一種痛從沒有發生過,這一下她知道立花在她心目中的位置並不輕。突然明白他為她化妝那一天為什麼他沒有親她而感到那一種失落,這一刻什麼都明白了。所以她決定出走,今次要抓住她的幸福。


跟公司請了半年假,櫻踏上到紐約的路。雖然英文不好,也人生路不熟,但為了自己的幸福,這一點點的困難並不算什麼。

她到步後於紐約分店的附近找了一個公寓,她並沒有馬上去找立花,而是每天經過店外留意著。看到他把店子管理得像吉祥寺分店一樣,她心感安慰,他本來就是管理的人才。過了一個星期櫻仍不知道有什麼契機跟立花見面。到店子裡的話不知道會不會嚇著他,跟他回家又好像變態,正在煩惱得要死的時候,店中跑出一個外國男生,把她拖進店裡。因為英語不好,她不知道他在說什麼,只是呆呆的給他拖進了二樓的貴賓室,安排她坐好後就走了。她這麼就兩個小時,累得睡著了,就在這時聽著她熟悉的聲音用英文說著:「MODEL WAS FOUND? LUCKY!」她嚇得不知反應就在鏡子上對上了立花的視線。


一面錯愕的立花一面不相信的說:「金!!真的是妳嗎?


「嗯。我來了。」櫻點點頭說。太好了,沒想過還會看到你。」立花立刻上前抱著櫻邊在她的耳邊說。

「為什麼把機票留下,你又知道我不會跟你走?」櫻輕輕拍打著他的胸膛說。

「因為我不想因為我而左右你的決定。」立花定定看著她的臉說。

之後再抱著她問:「為什麼你會來,你不是應該和他結婚了嗎?」

「因為你留下來那張機票,讓我看清楚了自己的心,原來一直以為的習慣在不知不覺之間改變了,現在的一刻我只知道,我不能沒有你。」櫻說的時候把手圍著立花的頸項,把他拉近了自己並親了他的唇。


立花當下給嚇呆了,完全不懂如何反應,櫻把他的手向自己的腰際拉,他才反客為主的把她推到牆邊熱吻著。這一吻好像把二人的防線都拉斷了,雙方都像要利用這個吻告知對方是如何的想念,以及自己的心意。


當天晚上,櫻當了立花的模特兒,原來立花參加了這邊的髮型比賽,但一直找不到讓他有感覺的人,因為他想找有東方美感的人,可惜不是不合,就是頭髮長度不夠等,當然立花自己也知道最理想的模特兒就是櫻,但他真的造夢都沒想到她真真實實的當了他的模特兒。自實習後櫻就沒有當過他的模特兒了,這種感覺真的很久違了。重逢的二人當天聊多話題,也是立花來紐約後最開心的一天。

原來立花為了方便工作,都在店裡的休息室裡住,這邊的東西跟擺設也和日本是差不多,試好造型後,兩人在休息室喝起酒來。原來就兩個談天說地是如此的歡樂為何一直沒有發現呢。當天晚上醉倒的二人就一同睡在休息室裡,櫻睡著立花的床,而可憐的立花就得睡地下。


之後因為要準備比賽每天櫻都跟立花一起到店裡,當然身為美容師的她也會為客人服務,但為了能立花轉一下環境,放鬆一下心情,她拉他一同住進她租的公寓。


因為一同住了以後,晚上兩人基本都在為比賽作最後的努力,因為難得最愛的人當模特兒,更要盡全力。

這天晚上立花為櫻拆掉造型幫她洗頭時問她:「為什麼你身邊美容師,自己從不花心思在自己身上。」


櫻把蓋在面上的毛巾拉下來跟立花說:「你還記得實習時我和你說過的話嗎?我的頭髮的主理人是你。」立花的眼神閃著驚喜及不相信,因為沒想到她還記著。他拿走了櫻的毛巾,吻著了她的唇,手也慢慢的往他的腰抱過去。


「你決定要這樣子繼續嗎?」紅著臉的櫻笑著問。


這是立花才發現自己的失態並馬上為櫻整理濕髮。他用風機細心的幫她吹乾了頭髮,這才發現她的長髮及腰,沒有染過的黑髮美極了。


他吻著她的髮際說:「你來了真的太好了。」他的手輕輕的抱著她的腰說:「可以嗎?」


「嗯!!」櫻臉紅的點頭說。


立花溫柔的抱起櫻往房間走去。此時此刻任何人都不得打擾。

創作者介紹

巧雨的同人文學

巧雨的同人文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hyyang
  • 這篇讓我好好彌補櫻花戀沒有修成正果的遺憾。謝謝您!
  • 我也因為這樣才寫這篇的

    巧雨的同人文學 於 2013/11/04 00:10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