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公寓下遇上失神與一身濕透的櫻,凛太郎馬上跑到她的身邊,抱著那個已失去知覺的她。回到她的公寓幫他擦乾濕透的秀髮,因不方便幫他換掉身上的衣服,只好準備好熱水跟熱湯,拍醒失神的人兒。

醒過來的櫻就像只餘下空殼一樣,麻木地喝過他送上的熱湯,被動地給他推進浴室。在外的凛太郎心情也不好過,自那天忍不住的表白後,二人的關係有著微妙的變化,是好是壞,他也說不上來。剛洗好食具時,櫻從浴室出來了,像是看不到任何人一樣,直直的走到床上躺下。凛太郎走到他床邊幫她蓋好被子,櫻只輕哼一聲,轉過身去。過於平靜的態度,正是過度傷心的表現,但這時他什麼也不能做,也不能為她做。默默地把燈關上,凛太郎回到自己的住處。

當門打開時,因整理行李而一片雜亂的房子,就正如他的心。點亮了最小的桌燈,他把自己埋在行李當中,動也不動的坐著。身邊的桌子上放著兩封信函,一封是調職通知書,另一份是下周去紐約的機票。現在看來是凛太郎最大的痛,因為知道自己的心,調識是為了她,機票則偷偷的訂了兩張,因希望她能同行。為了整理思緒跟一身濕透了的衣服,走默默走進浴室。

脫下了一身的濕衣,他精瘦的身體上有著大大小小的瘀傷,這都是為了她,眉骨上的傷早已結痂,暗紅血的痂就如他的心一樣,有時想要流血也要有時間與資格。草草洗過澡,他再次坐下整理餘下的行李,如同他的心。

整理著竟找著了上次她用盡了辦法收起來的髮型雜誌,突然一切一切的回憶,二人一同經過的事情有如影畫戲一樣在腦海中重放再重放。他恨自己為何這麼遲才明白自己的心,身邊不同的人也跟他說過,為何只有自己一直執意認為他一直念念不忘的人是小霞,一而錯過了自己的真心情意。

其實當小霞再次出現的時候,他有迷失過,他一直以為他放不下的,原來早已過去,當他再次和她親吻時,答案早已明白,所以他也感激她的出現。可惜有一些事,時間不對,就是再對的人也沒法子去改變什麼,現在的他正是這樣。


把要先行寄到紐約的行李整理好,房子裡只留下簡單的日用品,房子變得空洞了,他的心也空了。還是受不了對櫻的思念和擔心,他拿著啤酒走出家門,在櫻的門外靜靜的坐下來,默默的喝著,在她完全不知道的情況下,默默地守護著。這些日子在下周後就不會有了吧。


這夜,凛太郎在櫻的門外默默的坐著,迎接著新的一天的到來。

創作者介紹

巧雨的同人文學

巧雨的同人文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