凜太郎坐上了到機場的巴士,櫻也返回廣斗的比賽場地,難道這麼的緣份就得斷了?不,有一樣東西叫「失去了才明白」。月老的紅 線有時真的太弄人了。

廣斗勝出了比賽後便馬上籌備和櫻結婚的準備,剛開始時兩人都喜孜孜的計劃著,但過了約一個月後櫻的雀躍冷靜了下來。廣斗初是不為意,還以為是快當

巧雨的同人文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